您好!欢迎光临贝博app!
贝博app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隔振资讯 >

加尔各答|史诗之城的失落与寻找

作者:贝博app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20-02-20 13:56 点击: 

  人们常谈起加尔各答褪色的辉煌,仿佛这座城市的魅力早已不如从前。与其说日落西山,不如说加尔各答似乎生来就已没落。它的表面在建造时开裂、磨损和剥落;树木的种子在许多破碎的屋顶上生长;最宏伟的建筑有时也像最简陋的建筑一样破败。

  在胡格里河畔的花卉市场,金盏花和向日葵散发着自然的光芒;从豪拉桥往下看,就像伦敦和纽约证交所过去的样子,成百上千的人挥舞着手臂,互相喊叫,只是地面上没有纸屑,而是落下的花瓣;在耆那教寺庙里,饱和的青金石和翡翠绿色肆意张扬。

  抛开大英帝国第二大城市的历史地位不谈,这里也是众多名人的出生地或居住地,如拉宾德拉纳特·泰戈尔(1913年诺贝尔文学奖)、CV·拉曼(193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)、特蕾莎修女(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)、阿马蒂亚·森(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)。

  1690年加尔各答被认为是不毛之地,东印度公司行政官员的约伯·查诺克却把帐篷搭在胡格里河岸上(很大原因是为了避免同法国和荷兰的竞争),不到一个世纪后,这个肮脏的营地却成了当时全球贸易中心,为大英帝国积累了巨大的财富。

  时任孟加拉总督的克莱夫将军描述这里是“地球上最邪恶的地方之一”,有着超乎想象的贪婪和奢靡,密布着帕拉第奥式的豪宅使伦敦相形见绌。如果这座城市的崛起是突然的,那么它的衰落亦是如此。

  1911年加尔各答的首都地位被德里夺去,紧接着帝国的终结、饥荒和内乱、周而复始,如同世界末日带来了贫穷和疾病。1975年,保罗·塞鲁克斯将加尔各答比作 “ 一具尸体,人们在上面像苍蝇一样觅食 ”。

  这座极端且疯狂的城市或许从它的名字里可以发现端倪,它可能起源于湿婆的妻子,死亡和毁灭女神卡利。过去每天都有山羊被斩首在卡利神庙,而卡利肖像舌头上的金叶也被重新妆点。

  城中大多数事情都靠人力完成,只有街道上泛黄的出租车是维多利亚时代机械化的少数遗产之一。库马图里的露天作坊制作的宗教神像,是用索纳加奇红灯区(印度规模最大的红灯区)收集来的泥土、稻草和牛粪手工雕刻成的。

  格伦伯恩酒店的豪华房间给了我些许喘息的机会,房间内挂着四张海报和野生动物的复古版画,吊扇,还有猫爪浴缸。酒店公共空间的地面铺着闪闪发光的大理石地砖和精致的镶木地板,还有异域和狂野的墙纸图案,但这里并不能体验真正的加尔各答。

  走出酒店,加尔各答的多元文化在鲍巴扎地区得到了最强烈的体现。在18和19世纪的繁荣时期,加尔各答被划分为两部分,即英国独有的“白人区”,和印度占主导地位的 “黑人区”。

  鲍巴扎在两者之间的空隙中发展,在这里,其他民族建立了自己的家园,经营着自己的生意,塑造了自己的礼拜场所。在摩根大卫犹太会堂,你可以看到一座清真寺、一座佛教寺院、一座天主教教堂和几家爵士乐俱乐部。

  库沙纳瓦·乔德哈利的《史诗之城:加尔各答的街头世界》中有这样一段描述:“在加尔各答任意一个街角问路,你可能会发现有半打蓄着八字胡的男人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冒出来,铁了心要当你的领路人,而且为了给你领路,他们还会随时打起来,引发一场街头战争,让交通瘫痪上几个小时,此刻你就更容易看清他们。这些普通至极的本地人才是城市的主宰者。”

贝博app

Top